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兩情終相依   的確,我曾扮演過一個不甚光彩的角色,但往事並不如煙,它留下那麼一大片陰影,讓如今的我仍埋身其中,走不出去

……女人沒魅力才覺得男人花心,男人沒實力才覺得女人現實!……女人沒魅力才覺得男人花心,男人沒實力才覺得女人現實!酒店
兩情終相依

  的確,我曾扮演過一個不甚光彩的角色,但往事並不如煙,它留下那麼一大片陰影,讓如今的我仍埋身其中,走不出去,看不到光明。

  認識交輝是在2010年。當時的交輝有老婆、兒子,還有個女兒,他們的傢庭讓很多人艷羨。交輝經營著一傢印刷廠,生意不錯,掙錢不少;交輝的妻子是個小學老師,受人尊敬的職業;交輝的兒子已是一名初中生,女兒正讀著小學。一傢人看似其樂融融。但交輝告訴我,那是海市蜃樓般的假象,妻子早與他貌合神離,兩人分居長達五年,兩個孩子在媽媽的教唆下對交輝充滿仇恨,他們的傢中鮮有笑聲,幸福背後是一片狼藉。

  我開著一傢小店,跟交輝有些業務來往,幾次接觸後,交輝向我表明心跡。那會兒我已經30歲瞭,因為種種原因始終沒有邂逅愛情,對愛情的向往也越來越淡漠,有時甚至覺得自己會孤老一生。交輝的出現為我無望的生活射進一縷陽光,他的成熟與穩重,他的體貼與溫柔都讓我驚喜。就這樣,我沉淪瞭,盡管明知他是有婦之夫。我和交輝享受著遲到的愛情,那段日子是人生的精華,我什麼都不在乎,隻要他在身邊。

  交輝似乎比我更為投入,也許備受冷暴力折磨的他更需溫柔呵護,隻要有空,他便守在我的傢中,黏在我的身旁。相處半年後,交輝有瞭離婚的念頭,說實話,我仍是心存忐忑,甚至還勸過他,希望他再等一等,三思而後行,我是在為自己考慮,畢竟交輝有兩個孩子,即便離瞭婚,那也是他不可分割的骨肉血親,我怕自己做不好後媽。但交輝堅持,他執意要和我在一起,即便放棄所有。

  一個男人肯為一個女人做到如此,我無法不被感動。滿懷著對愛的憧憬,我和交輝不計後果地同居瞭,也因此面對來自各方的壓力。幾乎所有認識我們的人都表示反對,我的父母先是苦口婆心,然後威逼利誘,交輝的父母更是一哭二鬧三上吊。還有來自雙方的朋友,他們逮住一切機會勸我們回頭,回頭就是岸,但是晚瞭,我們的船兒已經出發,大風大浪中,進退兩難。

  磨纏瞭整整一年,交輝終於完成跟妻子的離婚事宜,並為此付出沉重代價:房子、存款都歸女方,孩子卻全部留給男方。後母不易做

  我沒有一句異議,當然也沒有資格提出異議,我得為這個傢庭的破碎承擔起屬於我的責任。

  原以為交輝的“自由”會讓我們的愛情獲得解脫,可現實很快打破幻想,我所面對的也許是個解不開的殘局:交輝的父母,還有那兩個孩子,他們對我的仇恨已在心中紮瞭根。那是交輝離婚後的第三個月,快過年瞭,我想趁機拉近和交輝傢人的關系,特意去商場挑瞭幾件老年人的保健品,結完賬出來,不巧竟在商場門口碰見瞭交輝的前妻。

  那是我們第一次單獨碰面,她帶著兩個孩子,可能也是為春節購置物品。擔心沖突,我從路的另一側默默繞過,但她顯然不願輕易放過我,從後面一把揪住我的頭發,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,“啪啪”兩記響亮耳光扇到我的臉上。我想反抗,但交輝的兒子反剪住我的胳膊,使我無法動彈,那孩子隻有十三歲,但身高已近170cm,儼然成年人的體格。

  後來,在好心路人的幫助下我才得以脫身,但身上已是傷痕累累,頭上、臉上、胳膊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淤痕。那天我真被嚇壞瞭,回到傢後就開始發燒,不停地做噩夢,交輝一直守著我、安慰我,直到我第二天清晨醒來。我想去報警,但交輝苦苦哀求,他說那畢竟是他的前妻,他孩子的母親,不想讓彼此成為生死仇敵,讓我看在他的份兒上放對方一馬。我愛交輝,唯有妥協,隻是心中更加忐忑:以後和兩個孩子如何相處?

  我和交輝默默領瞭結婚證,不被祝福的婚姻隻能低調。因為沒錢,我們隻能暫時租房而居。交輝的兒子跟我們住在一起,女兒還小,放在爺爺奶奶傢。為瞭照顧這一大一小兩個男人,我成瞭一名傢庭婦女,店裡的事情交給合夥人,每天隻待在傢中買菜做飯、洗衣打掃、接送孩子、輔導作業……交輝似乎很滿足,他在骨子裡是個大男子主義者,希望隨時回傢都能看見老婆忙碌的身影。

  那個十三歲的男孩始終將我當做最大敵人,以跟我作對為樂,隻要是我提出的建議他必定反對,隻要是我希望的事情他必定打破。我勸自己理解孩子,他正處於叛逆期,又遭遇瞭雙親離異,難免出現心理波動,也許過段時間就會緩和。事實證明是我在一廂情願,這麼久過去瞭,那孩子想回傢就回傢,不想回傢就在外面過夜。他還常找交輝要錢,要多少就得給多少,不然就翻臉,口口聲聲說我們欠他的。心結如何解

  被激怒時,交輝也曾試圖用暴力教訓孩子,但都被我擋住瞭,因為擔心在孩子心中留下更重的陰影。我讓交輝跟孩子的爺爺奶奶交流,也許孩子肯聽老人的話。我又錯瞭,孩子奶奶對我的仇恨不比孩子少,她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是留住孩子,讓孩子住在她傢。就這樣,孩子兩邊住著,並利用不暢通的溝通渠道逃學、打架、上網。對於這一切,交輝沒有任何有效措施,他束手無策,隻將所有困難都推給我。

  老人的冷漠,孩子的叛逆,丈夫的無能,我被這重重壓力包圍著,幾乎喘不過氣來。以前的我是個樂觀的人,總覺得是困難就可以克服,是問題就可以解決,可如今的情況讓我力不從心,前所未有地累。

  日子還得過,我繼續努力。

  這段時間以來,心中有個想法在悄悄萌芽:我想要個屬於自己的孩子。不是自私,我也是個女人,是女人都想做媽媽,概莫能外。我的父母也覺得可行,他們希望我能跟交輝好好溝通。交輝表示為難,他考慮得很多,不僅是經濟壓力,還有各種社會問題,多個孩子會多很多事情。他說他需要想一想,我給他時間,可不知怎的,這事竟被那孩子知道瞭。那天他回來得很早,以我沒及時做飯為借口,當著交輝的面對我動瞭拳頭……

  我無法接受,一起生活瞭這麼久,我為他付出這麼多,他怎能如此冷酷地對我?想不通的時候,我連殺人的心都有,可他畢竟是個孩子,殺瞭他又能怎樣。為瞭安慰自己,我給自己找瞭個理由:交輝是愛我的,看在他的份兒上,原諒他的兒子。我如此這般催眠自己,可那一記記拳頭始終擂在我的心頭,讓我再也無法平和地面對。

  這段日子裡,我的情緒隻剩下兩種:痛苦和猶豫。痛苦是因為自己被除瞭交輝以外的所有人誤解,猶豫是不知該不該放棄這段感情。這兩種消極情緒整日整夜地折磨著我,慢慢地,我開始覺得一切都毫無意義,連天空看起來都是灰色的。我想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,也想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,我更想知道,如果現在放手,是不是能重新找回從前那個快樂的我。

  記者手記

  砸爛瞭舊世界,自己就能建立起新世界嗎?未必。日子久瞭,你會發現,原來世界從來都是一個新舊交替的過程,男人樂在其中,女人不過是個兢兢業業的勞工。那段曾經自以為是的愛情,其實脆弱得不堪一擊。

  尤其是那些要做後母的,也許你是懷著高尚的目的來接手孩子,甚至為此做出犧牲,但在孩子的眼中,你終究是搶走他(她)母親位置的惡毒女人。這輩子,你大概隻能抱著一個希望,那就是盡量維持相對友好的局面。不要奢望母子同樂的天倫景象,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飯局第一種人 (畜牲型)開口向朋友借錢的時候,恨不得跪下來,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